熊云霞律师-13486653008

宁波继承纠纷律师咨询-信誉企业

发布时间:2020-09-25 03:42:31

宁波继承纠纷律师咨询-信誉企业xiy8x

但是,也正是因为法律规定的宽泛,实践执行中取保候审的办理也就存在着诸多的不确定因素。多数情况下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家属认为符合取保候审的条件,而办案单位却认为不符合。可大家适用的的确是同一个标准,却能够得出两个不同的结论,这就形成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根据笔者多年事辩护的司法实践探索到,其实办案单位还掌握着另一套没有成文规定的标准。换言之,实践中,除具备以上两条规定之外,还具备以下条件的,更容易办理取保候审:

问题17:自首中的“如实供述”、“在现场等待”如何理解?电话通知到案的能否认定为主动投案?自首的成立需具备主动投案和如实供述两个要件。行为人主动投案后立即如实供述了其犯罪事实,不论司法是否已经掌握其供述的罪行和之后是否翻供,只要在一审判决前能如实供述的,都成立自首。行为人主动投案时没有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但在司法掌握其犯罪事实之前主动供述的,也应认定为如实供述。行为人主动投案后未及时如实供述,在司法掌握其犯罪事实之后才如实供述的,一般不认定自首。宁波继承纠纷律师咨询。

宁波继承纠纷律师咨询

问题4:故意伤害(致人重伤、)罪与过失致人重伤、罪如何区分?行为人实施了轻微殴打行为造成被害人重伤或结果时,认定行为性质主要考虑以下两点:一是要准确认定伤害行为。故意伤害罪致人重伤、中的伤害行为一般是能够引起轻伤以上危害后果的具有相当强度的行为,如果双方仅是由于生活琐事发生纠纷,进而相互撕扯,行为人没有明显的主动殴打行为,或者殴打行为较为轻微,一般情况下不会造成重伤或的危害后果,则不宜评价为实施了伤害行为。二是行为人实施了轻微殴打行为造成被害人重伤或后果的,不能一概认定行为人主观上存在“故意”,应综合全案证据认定。如行为人对被害人进行推搡时被害人自身站立未稳而磕碰在地面、尖锐物体上造成被害人重伤或后果,此时不能否定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但在认定行为人的主观方面时,由于行为人的轻微殴打行为在一般情况下不会导致被害人重伤或,因此对于造成的危害结果,行为人往往仅具有过失甚至无过失,宜认定为过失致人重伤、或者意外事件。

再审:申请再审提交材料。1、再审申诉状,并应按照原审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再审申请书副本;2、原一、二审判决书、裁定书等法律文书,经过复查或再审的,应当附有驳回通知书、再审判决书或裁定书;3、以有新的证据证明原裁判认定的事实确有错误为由申请再审的,应当同时附有证据目录、证人名单和主要证据复印件或照片。提出时间:1、一般而言,罚执行完毕后两年内提出申诉,符合条件的,应当受理;2、以下特殊情形下,超过两年的,应当受理:①可能对原审被告人宣告无罪的;②在期限内向申诉,未受理的;③属于疑难、复杂、重大案件的。宁波继承纠纷律师咨询。

宁波继承纠纷律师咨询

综上所述,由于“民间纠纷”是基于我国传统和司法实际而产生并规定于具体法律之中的概念,因此,民间纠纷的具体内容是随着社会发展和司法实践变化而变化的,不同地区、不同和不同时代其表现形式也有所不同。“事立法不可能解决事政策寄予的所有预期,无论事立法的技术多么高超,也无法逻辑周全的考虑到所有需要考虑的问题,更不可能依赖通过成文法就成化解众多棘手的现实阻碍。所以,必须通过对事司法自由裁量权的操控,一方面实现司法制衡立法的不当扩张,另一方面合理弥补事立法的滞后性。”[6]因此,面对现阶段快速转型期社会矛盾日益复杂化的现实,如果采用列举式的方式对民间纠纷的具体内容进行界定,不但无法确保规定的全面性,也可能给司法实践操作带来无法可依的境况。

保障民事案件原告陈述、申辩及法律救济的。由于缺乏法律依据,司法实践中的普遍做法是,审理民事案件的在收到事案件办案的来函后,没有严格对函件涉及的事实及适用的法律进行审查,也不听取原告的意见,而是径行作出不予受理、驳回起诉或者中止诉讼的裁定,原告根本没有陈述和申辩的机会。而且,裁定中止诉讼的案件,原告也缺乏获得救济的途径。【试拟的条文】审理民事案件的收到事案件办案要求驳回起诉、中止诉讼并移送案件的函件后,应当开庭审理,听取双方当事人的意见后再作出处理。裁定民事案件中止诉讼的,原告可以向上一级申请复议一次。

近年来出现的大量民商事诉讼中,其中虽涉及*法律关系但并非传统意义上的经济犯罪。譬如侵犯知识产权行为,民事侵权和*犯罪的差别仅在于后果(数额和情节)是否严重,至于*基础、侵害行为以及因果关系都是一致的。尤其是侵犯商业秘密案件,由于商业秘密本身缺乏清晰的*外观,*归属不确定,实践中比较混乱,办案*处理不当将出现刑民判决冲突甚至矛盾的局面,也曾出现过*判决认定有罪,但之后的民事诉讼中认定涉案信息不构成商业秘密的情况。[3]因此,商业秘密案件中公安*机械采取“先刑后民”做法也被诟病。本案是一起涉及刑民交叉的商业秘密案件,也是*高**从2019年审结的知识产权案件中精选的典型案件之一,其中归纳出的法律适用问题对于同类案件的审理思路和裁判方法具有指导意义。[4]宁波继承纠纷律师咨询。

宁波继承纠纷律师咨询

事裁判结果对民事判决结果的影响。事裁判结果对民事裁判结果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作出的(关于检察作出的追缴款物决定对民事裁判的影响,本文不展开讨论)事裁判中确定的退赔款物对民事判决结果的影响。实务中,事裁判确定追缴被告人违法所得返还给被害人后,对于民事判决中承担民事责任主体与事裁判的被告人为同一主体的案件,在判决承担责任方面,基本无争议,即民事判决结果应当扣减事裁判已确定返还的财物。

适用事和解时,要注意维护司法公正,保障被害人和被告人双方的合法权益。一方面要避免被告人“以钱买”的情形,严格按照法律规定办理和解案件,不得通过和解程序,突破法律规定进行降格处理。另一方面,也要避免事和解成为被害人“漫天要价”的筹码。事和解必须在法律框架内合理运行,做到不偏不倚,在确保维护司法公正、司法权威的基础上,积极化解矛盾,保障双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目前,理论界对于“非法占有目的”的认定,主要有以下几种学说:一是原因分析说。该说认为应当从行为人是否具有积极的履约行为结合合同未能履行的原因以及造成被害人损失的原因来推定行为人是否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主观目的。该说的优点是兼顾了行为人的主、客观情况,但是也存在较大缺陷,即如果导致合同未能履行的原因较多,行为人的诈行为仅是导致结果发生的原因之一,则依据原因分析说很难得出正确结论。

转载请注明来源:http://www.todaytoy.com/info/xiongyunxia-2883-131219594.html


QQ咨询

电话

微信

进入官网